看書屋小說網

第五章 · 七

2017-11-25 17:18:58Ctrl+D 收藏本站

7

鈴聲響了三下,有人接起電話。“喂,川島家。”電話里傳來江利子母親的聲音。

“喂,您好,敝姓筱冢,請問江利子在家嗎?”一成說。

霎時間,對方沉默了。他有不祥的預感。

“她出去了。”她母親說,一成也料到她會這么回答。

“請問她什么時候回來?”

“這個,我不太清楚。”

“不好意思,請問她去了哪里?不管我什么時候打,她總是不在家。”

這是本周以來的第三通電話。

“她剛好出門,到親戚家去了。”她母親的聲音有點狼狽,這讓一成感到焦躁。

“那么,可以請她回來之后給我一個電話嗎?說是永明大學的筱冢,她應該就知道了。”

“筱冢同學……對嗎?”

“麻煩您了。”

“那個……”

“請說。”

聽到一成的回應,她母親沒有立刻回答。幾秒鐘后,聲音總算傳了過來。“真是令人難以啟齒,不過,希望你以后不要再打電話來了。”

“啊?”

“承蒙你的好意,和她交往過一陣子。但是她年紀還小,請你去找別人吧,她也認為這樣更好。”

“請等一下,請問您是什么意思?是她親口說不想再和我交往了嗎?”

“……不是這個意思,但是總而言之,她不能再和你交往了。對不起,我們有苦衷,請你不要追究。再見。”

“啊!等等……”

叫聲來不及傳達,或者應該說是對方刻意忽視,電話被掛斷了。

一成離開電話亭,如在云里霧中。

和江利子失去聯絡已經超過一周,最后一次通電話是上星期三,她說次日要去買衣服,星期五會穿新衣服去練習。但是,星期五的練習她卻突然請假。這事據說曾經與社團聯絡,是唐澤雪穗打電話來,說教授突然指派雜務,她和江利子都無法參加當天的練習。

那天晚上,一成打電話到江利子家。但是,就和今天一樣,被告知她去了親戚家,不會回來。星期六晚上他也打過電話,那時她仍不在家。江利子的母親明顯是在找借口搪塞,語氣很不自然,給人一種窘迫的感覺,似乎認為一成的電話是種麻煩。后來他又打了好幾次,均得到同樣的回答。雖然他留言請對方轉告,要江利子回家后打電話給他,但或許是沒有順利傳達,她一次也沒有回電。

此后,江利子始終沒有出席社交舞社的練習。不僅江利子,連唐澤雪穗也沒有來,想問也無從問起。今天是星期五,她們依舊沒有現身,他便在練習途中溜出來打電話,不料卻突然聽到那番聲明。

一成無論如何想不出江利子突然討厭他的理由。江利子母親的話也沒有這樣的意味。她說“我們有苦衷”,究竟是指什么呢?種種思緒在腦海里盤旋的一成回到位于體育館內的練習場地。一個女社員一看到他便跑過來。“筱冢學長,有一個奇怪的電話找你。”

“怎么?”

“說要找清華女子大學的社交舞社負責人,我說倉橋學姐請假,他就說,永明大學的社長也可以。”

“是誰?”

“他沒說。”

“知道了。”

一成走到體育館一樓的辦公室,放在門衛前方的電話聽筒還沒有掛回去。一成征得門衛的同意后,拿起聽筒。

“喂,您好。”

“永明大學的社長嗎?”一個男子的聲音問道,聲音很低,但似乎很年輕。

“是。”

“清華有個姓倉橋的女人吧,倉橋香苗?”

“那又怎么樣?”聽到對方無禮的話語,一成講起話來也不再客氣。

“你去告訴她,叫她快點付錢。”

“錢?”

“剩下的錢。事情我都給她辦好了,當然要跟她收剩下的報酬。講好的,訂金十二萬,尾款十三萬。叫她趕快付錢,反正社費是她在管吧。”

“付什么錢?什么事情辦好了?”

“這就不能告訴你了。”

“既然這樣,要我傳話不是很奇怪嗎?”

對方低聲笑了。“一點都不奇怪,由你來傳話最有效果。”

“什么意思?”

“你說呢?”電話掛了。

一成只好放下聽筒。門衛一臉驚訝,一成立刻離開辦公室。

訂金十二萬,尾款十三萬,一共二十五萬……倉橋香苗付這些錢,究竟要那個人做什么?照電話里的聲音聽起來,那男子應非善類。他說由他傳話效果最好,這句話也令人生疑。他想稍后再打電話問香苗,但總覺得百般不情愿。分手后,他們再也沒交談過,而且他現在滿腦子都是江利子。

社交舞社的練習一結束,一成便開車回家。他房間的門上裝了一個專用信箱。寄給他的郵件,下人會放在里面。他打開,里面有兩份直郵和一份限時專送。專送沒有寫寄件人,收件人的住址和姓名好像是用直尺一筆一畫畫出來的,字跡非常奇特。他走進房間,坐在床上,懷著不祥的預感打開信封。

里面只有一張照片。

看到那張照片的一剎那,一成如遭雷擊,腦海里刮起狂風暴雨。

2008电子游戏软件